晉中大同呂梁
山西頻道
首頁 要聞 政情 產經 醫衛 房產 教育 旅游 體育 融媒體
晉中·砥礪奮進的五年呂梁大同
山西頻道 > 正文

三晉有嘉木

2020年11月13日 08:26:50 來源: 新華每日電訊

  原標題:三晉有嘉木

  山西省晉城市高平市原村鄉上董峰村黃芩茶種植合作社的社員在采摘黃芩葉(10月11日攝)。(記者 曹陽 攝)

  人說山西好風光,表里山河藥茶香。山西是中華農耕文明發源地,也是中國茶文化的開拓者與傳播者之一。《茶經》中記載“茶之為飲,發乎神農氏”。山西作為神農炎帝的故鄉,制作藥茶、飲用藥茶已有數千年歷史。

  山西藥茶是以道地中藥材為原料,采用藥食兩用的植物葉(芽)、花(蕾)、根莖、果(實)為原料,經加工制作的單品或拼配品,采用類似茶葉泡、煮的方式,供人們飲用的產品。

  可以說山西藥茶聚藥性之精華,傳茶道之神韻,兼具藥的功效、茶的味道。近年來,隨著健康消費日漸升溫,山西把藥茶作為突破口,大力發展中藥材精深加工產業,打造中國第七大茶系,努力為山西“三農”轉型發展率先蹚出一條新路。

  神奇的草本

  據《神農本草經》記載,炎帝神農氏遍嘗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古人以“荼”代“茶”,先為藥用,而后被食用和飲用。

  神農嘗百草,嘗出幾千年的中藥文明。相傳炎帝神農氏普嘗百草發明醫藥的地方就在山西省高平市東北17公里處的羊頭山上。這里是有關神農氏的遺跡最為密集的地方,多處古代碑文記載,羊頭山是神農氏“種五谷,嘗百草處也”。

  歷經數千年,傳說流轉,但民俗一直在傳承。唐代有山西人飲連翹茶長壽的記錄;元代《壽親養老新書》一書中記載了蘆丁茶,也就是山西的路丁茶,對心腦血管有頗多益處;《五臺山志》記載,“五臺山出金蓮花,寺僧采摘干之……如南人之茶菊然。”可見彼時民眾有飲用金蓮花茶的習慣;平定冠山連翹茶被康熙皇帝御賜名為“延年翹”,曾作為皇室貢茶。可見,在山西,民眾化藥為茶,飲百草入茶,保持著茶被神農氏發現之初作為藥飲的傳統。

  伏天喝黃芩茶清熱解毒防中暑、深秋喝霜桑葉茶養陰潤肺治咳嗽、腸胃不適時一杯毛建茶就能消食順氣……每當節氣更替,家里的老人總能從陶罐中捏出各種自制藥茶用開水沖泡,并反復催促“趁熱喝”,藥茶的清香韻味和老人溫暖的關切是很多山西人對兒時、對家鄉的獨特記憶。

  藥茶的制作方法也被口耳相傳,世代承襲,十分具有地方特色。對藥茶而言,茶之“十難”表現為“九蒸九曬”。當地人介紹,一遍遍地蒸煮和晾曬是為了中和植物的藥性,但又不會在火上煎炒,以防猛火傷藥,最終使草本變得芬馨怡人,老少皆宜。

  以晉東南地區百姓自古飲制的黃芩茶為例,每年伏天,百姓拿著鐮刀到深山中,將黃芩的莖和葉一并割下,背回家中,切成1到2厘米的小段,一遍遍地蒸曬。綠油油的黃芩在這個過程中由淡綠變成黛色,再由黛色變成黃褐色,黃芩莖葉中的寒性也在這個過程中被殺去大半,在伏天飲用為百姓清熱祛濕。

  蘇軾將茶葉擬人化,寫成《葉嘉傳》,評論道“臣山藪猥士,幸惟陛下采擇至此,可以利生,雖粉身碎骨,臣不辭也。”千百年來,山西藥茶亦如此,北國深山密林中最常見的草本被百姓采摘,歷經“九蒸九曬”,粗野藥性被規訓,再在沸水中溫柔地一轉身,助萬千飲者去疾延齡。

  一葉一世界

  “茶只是一片葉子,但如果把晉商文化賦予其中,就產生了特別的價值與意義。”晉中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壽陽胡氏榮茶制作技藝傳承人胡萍萍說。

  胡氏榮茶始創于清朝道光年間,名相祁寯藻為山西胡氏茶商題匾“胡氏榮茶”,從此胡氏家族的茶葉聲名鵲起,一度成為朝廷貢茶。直到近代,胡氏榮茶逐漸沒落。

  作為胡氏后人,胡萍萍自小就對家族的歷史很感興趣,她多年來致力于整理和發掘家族文獻,并在其中找到了胡氏榮茶的傳統制作技藝。2014年,她成立山西胡氏榮茶健康茶產業有限公司,期望續寫“胡氏榮茶”的歷史。

  胡萍萍說,傳統的胡氏榮茶以云南大葉種茶為原料,大多選材自原始森林放養的野生古茶樹,每一片茶葉都要經歷手工殺青、揉捻、解塊、渥堆、壓制等十幾道工序,以保證茶的品質與口感。

  與此同時,在研究家族史料的過程中胡萍萍發現,不少祖傳藥方里都有諸如桑葉、連翹等山西本地藥材的身影,這讓她突發奇想:能否用傳統的制茶工藝對山西的中藥草本進行加工,做出功能性的代用茶呢?

  抱著這樣的想法,胡萍萍開始把精力投入到藥茶的開發上,她與業內專家合作,組建科研團隊,針對多數中藥材缺乏茶的生津、回甘功效的問題,運用“君臣配伍”的中醫理念,將中藥材與傳統的茶按照科學比例組合搭配,先后研發出桑葉綠茶、桑葉烏龍茶、連翹紅茶、連翹綠茶、連翹黑茶等產品,這些藥茶兼具茶的味道和藥的功效,作為健康飲品在國內迅速走紅。2019年,胡氏榮茶獲得山西省首批“三晉老字號”稱號。

  每一種藥茶的背后都有一段歷史,每一片藥茶葉子里都有一個故事。

  張存海與毛建茶的故事要從他的家鄉忻州市寧武縣涔山鄉小石洞村說起。這個位于管涔山脈腹地、被九座山峰環抱的小村子周圍盛產一種中藥材——毛建草,由于其具有健胃消食等功效,當地村民自古就有用毛建草泡水喝的習慣。

  張存海出身于木匠世家,從他的曾祖父開始研究毛建茶制作技藝,并一直傳承了下來。“木工活一般集中在春天,到了夏季木材膨脹,不適宜做活,父親就開始上山采藥、制茶,我從小就開始跟著父親學習。”回憶起兒時的經歷,張存海說。

  “做好茶后,就等著附近鎮子的趕集日,到了那一天,我和父親會起個大早趕到集市上,用毛建茶換取食物和生活用品。”張存海說。

  長大后的張存海延續了家族的傳統。2009年起,他創建寧武縣九峰農產品加工合作社,在家鄉建起400畝的毛建草種植園,推出了“九峰毛健茶”產品,致力于將這一古老的藥茶推向全國。

  在傳承祖上技藝的基礎上,張存海積極創新加工工藝,自主研發了現代化的毛建茶專用機械。通過技術改良,他實現了對毛建草的根、莖、葉、茸毛細化分解,剔除掉根和絨毛等雜質后制作出的毛建茶相比過去滋味更加鮮醇,口感更加滑潤,被越來越多人所接受和喜愛。

  2018年,寧武毛建茶制作技藝被評為山西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此后張存海被認定為毛建茶制作技藝的代表性傳承人。“傳承而不泥古,創新而不離宗。”張存海說,今后要在繼承中發展寧武毛建茶制作技藝,推廣和發揚山西的藥茶文化。

  變“廢”為寶

  山西北部盛產臺黨參、款冬花等品種,中南部適宜潞黨參、黃芩、連翹、柴胡、遠志等品種種植,大宗中藥材道地品種連翹、黃芩等年產量居全國前列。據第四次中藥資源普查初步統計,山西省現有1788種中藥材。

  “十三五”期間,山西中藥材產業在太行山、太岳山、恒山等地初具規模,但加工轉換能力低,80%的中藥材以原藥形式銷往省外。

  今年3月20日,山西藥茶發布會在太原舉行,隆重推介山西藥茶這一山西優勢產品,并正式發布山西藥茶省級區域公用品牌。

  山西藥茶吸收了綠茶、紅茶、烏龍茶(青茶)、白茶、黃茶、黑茶等傳統六大茶系制茶工藝的優點,針對不同加工原料的獨有特性,對殺青火候、揉捻力道、發酵溫度、干燥方式等都進行了創新和改進。花蕾葉芽類制茶,取其性而存其味;果實種子類炮制入茶,取其性而化其味;根莖皮質類提取入茶,取其性而祛其味,形成了獨具山西特色的藥茶制作工藝。

  位于太行山腹地的陵川縣森林覆蓋率達到52.07%,良好的生態環境和特殊的氣候條件造就了豐富的中藥材資源,僅野生連翹分布就有80多萬畝。

  在過去,由于只采收連翹果,葉子就是廢棄物,一旦遇到倒春寒,果實幾乎絕收,損失嚴重。陵川民間雖有用連翹葉做茶的傳統,但沒規模,沒產量,沒效益。于是,一家專業從事連翹茶生產的企業——陵川縣鄉土人家農業綜合開發有限公司應運而生。

  目前,陵川縣鄉土人家農業綜合開發有限公司的“晉之翹”連翹茶已開發出綠茶、紅茶、黑茶等系列產品,拿到全國首家正規的連翹茶生產許可證,并在全縣布局20個連翹茶加工的扶貧車間。

  由此,一片片過去棄之如敝屣的連翹葉蝶變為遠方游客喜愛的連翹茶和村民們增收的“金葉葉”。

  “我一上午能采摘5斤多,一斤按20元算,三四個小時能掙100元,農閑時采連翹葉,農忙時下地干活,掙錢、種地‘兩不誤’。”陵川縣古郊鄉貧困戶李秀琴今年靠采摘連翹葉兩個月收入近6000元。

  棗樹在呂梁山區被稱作“鐵桿莊稼”,有著上千年的栽培歷史。長期以來,為了減少養分消耗,棗農會把果實之余萌生的無用芽及嫩枝剪掉。

  從2017年以來,位于呂梁市臨縣的山西陽府井集團旗下山西茗玥茶葉有限公司投入了大量的研發費用,試產棗芽茶,經過無數次的失敗后終于獲得成功,并申報了國家專利。2020年開始在臨縣打造10萬畝棗芽茶采摘基地。

  按照人均日采摘30至40公斤嫩棗芽(葉),每公斤5到6元的價格計算,老百姓每天可收入200元左右。

  如今,在呂梁山區,棗芽變廢為寶,有望成為帶動農民增收的新支點。

  山西農業大學食品科學與工程學院茶學博士王騰飛說:“研究發現,棗芽茶和傳統茶葉相比,不含咖啡堿,不會產生神經興奮,可以解決晚上不能喝茶的問題。同時富含氨基酸、多酚、黃酮類物質,具有養顏美容、養胃養脾、解毒護肝和延緩衰老之效。”

  不只連翹葉和棗芽,圍繞每一種可制茶的藥食同源新材料,三晉大地都在演繹著生動的變“廢”為寶、致富增收故事。

  目前,山西省多地已開發出連翹葉、沙棘葉、桑葉、棗葉、槐米等熱銷茶品。其中,連翹葉茶、蒲公英茶等具有清熱解毒功能;沙棘葉茶、桑葉茶等具有降“三高”功能;酸棗葉茶、紅棗葉茶等具有改善睡眠功能;毛建草茶、山楂葉茶等具有健胃消食功能。

  愛琢磨的“茶書記”

  深秋時節,太岳山區的空氣中已經透著寒意,但在山西臨汾安澤縣的連翹白茶生產基地里,卻是一片熱火朝天的場面。

  “過去兩個多月,我們一直在琢磨這個,茶餅做出來了,但是沒有茶的香味,和福建的制茶師傅多次溝通,試驗了很多次,終于成功了。”安澤縣委書記廉海平拿著壓成茶餅的連翹茶仔細端詳說,“這個是用115度烘干出來的,有茶的香味,這下心里有底了。”

  來自福建南平的制茶師傅葉秋飛是安澤縣連翹白茶生產基地的技術負責人。看著壓制好的茶餅,和沖泡飄出的茶香,他打算把5斤連翹葉帶回老家。他說,廉海平等縣領導希望他用當地設備再制作,然后和安澤連翹白茶仔細對比,看制茶設備是否需要進一步改進完善。

  安澤縣全民技能提升培訓中心負責人田飛升說,連翹葉要經過晾曬、萎凋、壓茶等工序制作,縣里今年請來了武夷山、安吉等地頂級制茶師傅培訓安澤的老百姓做茶葉。

  安澤縣境內野生連翹面積達150萬畝,分布在起伏的山嶺和縱橫交錯的溝壑之間。當地人說,四五月份,這里隨處可見金黃色的連翹花。

  安澤連翹因個大、飽滿、藥用價值高而聞名。2014年,原國家質檢總局批準對“安澤連翹”實施地理標志產品保護。

  在廉海平的眼中,大規模利用連翹資源,深耕連翹茶是改變安澤現有農業生產現狀的重要一環。“安澤縣大量耕地種植玉米,多少年走不出高產低效怪圈,而連翹茶將成為安澤縣一個不可估量的新產業。”

  新產業要讓村民廣泛參與,首先要培訓“種子選手”。廉海平和縣里其他領導商量,先培訓有學習意愿的村民、村支兩委干部和第一書記。

  經過一段時間的培訓,安澤縣杜村鄉河陽村第一書記李菲已經是一個制茶高手,她說,利用不同工藝流程,可以把連翹葉制成綠茶、紅茶、黑茶,這讓她感覺奇妙又充滿成就感。

  安澤縣還組建7支“職業技能培訓輕騎兵”小分隊,深入農戶家里開展炒茶制茶培訓,包括茶青溫度控制、炒制動作、揉捻方式等。

  今年7月初,安澤縣購置炒茶電鍋400個、篩子2000個、電焙爐100個,分發到全縣各鄉村供學員使用。

  在安澤縣隨便走進一戶老百姓的院落,他們大多都會端出一杯連翹茶來待客。安澤縣府城鎮桃寨村村支書康占喜告訴記者,現在的安澤是“人人會炒茶、戶戶做藥茶”,而這氛圍的形成源自當地的“斗茶”。

  “斗茶”,即比賽茶的優劣。安澤的斗茶還包含制作茶的過程。原本多出現在南方的“斗茶”,如今在安澤這個北方小縣城也火起來了。

  “‘斗茶’是廉書記的想法。”田飛升說,“斗茶”比賽要求每個鄉鎮都派人參加,種子選手帶著徒弟,每場比賽要求一半是新面孔,這就保保證了“斗茶”的普及度。

  對于參與的村民來說,“斗茶”比的不僅僅是培訓的成果,還能得到真金白銀的實惠。安澤每年投資100萬元用于全民斗茶比賽,每年比賽20場,每場比賽獎金5萬元。

  安澤縣王河村45歲的村民鄭風連拿過“金冠茶王”,還贏得了幾次團體獎,一共領到9500元的獎金。她制作的連翹綠茶、紅茶還賣了八九千元。“采茶做茶兩個月的收入抵得上大半年種地了。”鄭風連說。

  廉海平因為對藥茶情有獨鐘,被當地人親切地稱作“茶書記”。“我們有豐富的連翹資源,也有正在壯大的連翹茶產業。我們在不斷努力,希望安澤連翹茶葉能成為中國藥茶發展的新標桿。”廉海平說。

  “工作繁忙之余,有一件事始終在我腦海里揮之不去,那就是山西能不能有自己的茶,我們何時能喝上山西自己的茶?今天,山西藥茶終于和大家見面了。山西藥茶之妙處,也將是山西藥茶之勝處。我對它非常自信。山西藥茶,終將成為中國第七大茶系。”在山西藥茶發布會上,山西省委書記樓陽生表達了他對山西藥茶的深切期許。(記者 王飛航、魏飚、劉揚濤、李紫薇)

[編輯: 王夢佳 ]
0100702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733836
a片